首页 工作机构 工作动态 文件通知 政策法规 评估管理 推普宣传 培训测试 学习园地 语文教育 学术研究 语言学会
您的位置:   首页语文教育写作教学
  也谈应试文章写作——食补为主,药补为辅  
日期:2013-04-05 11:30:11 浏览:0
 

张玉新(2010-1-7 18:35:00)

        2007年江苏考生的《怀想天空》、上海考生的《这道“坎”若有若无》两篇高考现场作文初评分别得37分(满分60分)、20分(满分70分),终审分别得54分、64分,一时引起舆论关注。这两位考生是幸运的,他们得到了伯乐的青睐。据说,终审专家也是反复看了多遍(但反复看多遍在阅卷过程中对普通阅卷者是不可能的),终于下定决心给了高分。
        其实,说这两位考生幸运,是因为这样的被终审专家发现的机会实在太小,差不多像中彩一样幸运。几十万考生,偏偏你的被发现,而且发现的又是专家。就像那些没中彩的人一样,哪个庙里没有屈死的鬼?而且大多数是屈死的鬼!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四则运算就明了判一篇作文需要多长时间:每个省考生数是确定的,阅卷时间是限定的,阅卷人数是固定的(判作文的人数更是固定的)。以某省2007年高考为例,考生约20万人,阅卷时间不足5天,阅卷人数少于200人(其中不足100人判作文,每篇文章由两人分别打分,取平均分,两人给分分差超过8分则电脑系统自动报警,由终审决定其作文得分),每天阅卷按8小时计算,判一篇作文的时间大约50秒钟,不足1分钟,加上试批阶段进度较慢,总体上阅一篇作文卷连50秒也不足。高考作文字数要求不少于800字,不足50秒钟浏览800字是可能的,但评价优劣不容易。作文阅卷者一般为大学文学院的教文学的教师和文学类的研究生,所以考生的作文得分全靠自己的造化和教文学的教师、文学类的研究生的鉴赏力了!
        于是就有许多“职业”高三把关教师挖空心思研究高分作文,高效作文,还制定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程序、步骤、套路,搞出很多“科研成果”!
        前几年曾参加内蒙古的一次语文研讨会。一位当地的语文教师上了一堂“相当热闹”的作文课。只见教师振振有词,议论文的论证有几种方法,怎样展开论证,怎样使用论据,每一个问题学生都是齐声且高声回答,“整齐划一”,令听课教师和评委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本来并没有评他一等奖,可是公布成绩时却是一等奖。大家很气愤,后来听到解释,他代表的是一个很高级别的实验课题,就是研究应试作文套路的课题。好几位评委在发表成绩之前猛烈抨击这堂课,认为不能用这样的套路来限定学生的思维、扼杀写作。但是,在当地,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张贴海报,颇为踌躇满志!他们的意思,仿佛说这样的作文指导针对高考是行之有效的,这就足够了,这就是一切。殊不知学生的思维在他的庸俗思维框架中演绎,把求异思维彻底阉割,把文章写成没有特点、没有错误的废话游戏。
        我把这样的做法叫“药补”。我本来反对“药补”主张“食补”,但迫于压力,也不得不改变“提倡食补,反对药补”的主张,妥协为“食补为主,药补为辅”。
        若把学生的写作水平看作一个人的肌体,那么健康的肌体并不来自各种补药,而来自日常的合理膳食。若教师如同合理膳食的大厨,你要根据食客(学生)的肌体状况制定合理的食谱,营养均衡、热量适中、荤素搭配,还要有上好的厨艺。令食客在大快朵颐时不知不觉、快乐无比地健康发育、茁壮成长。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偏好只烹制红烧肉或拌水果沙拉,更不能依了食客的要求一味提供麦当劳、肯德基。
        如果人的肌体出现病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也能使头和脚的疼痛得到暂时缓解;尽管头痛、脚痛的根源并不在头脚,而可能在心肺血液神经;尽管病入膏肓者也可靠吗啡类药物暂时止痛。所以不得不把药补也看作一种治疗手段,虽然它只治标不治本,所以才把它看作无奈的辅助手段。这种情况主要针对平时没得到正确的写作指导与操作的学生而言。不可否认在不得写作要领又面临高考的无奈,于是,经过“专家”搞出来的“模式”“套路”能叫你在较短时间内获得基本的方法。这种东西虽然不能保证你得高分,但起码不能得太低的分,于是便把这种东西奉为圭臬,于是忘却了平时的“食补”,一味追求“药补”的“奇效”。这恰恰是舍本逐末。美其名曰逐末也比不得其本要好,等而下之,聊胜于无。这就如同很多学校用一味延长教学时间来强化应试效果一样,从不尝试更有效的方法,还说不这样谁也负不起责任,这样傻子过年看街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之从众就法不责众。
        “食补”的途径即写作水平提高的根本出路,我以为就是两条,套有一句熟语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是说在读书的过程中不断吸纳别人的思想精华、间接的生活经验,作为自己理性成长的宝贵财富和经验教训,以便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丰富、补充自己。
        梁衡在一篇文章中说,他写文章一是学习司马迁,一是学习韩愈。具体内容不记得了,但他说从司马迁和韩愈那里学到了文章的结构章法这一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也就是说,他是在研读司马迁、韩愈的文章时得到了关于写文章的启迪,又在自己的写作中不断尝试,读写结合,终于大成。
        从读写结合的角度看,课文是读写结合的范例。语文教师深入研读课文文本,获得有关写作的感悟,并且自己又有写作的经历,就可能把自己的直接经验传授给学生,让学生在你的间接经验的指导下获得自己的独特感受,并着手实践,从而在实践中形成技能。
        前几年我还在东北师大附中教书时曾随全国中语会赴贵州义务讲课,我讲《种树郭驼橐传》。课堂上,在学生充分预习的基础上很快扫清文字障碍便开始探讨文章的思路、结构。我们共同分析出行文脉络:
        一个相貌丑陋的驼背
        一个有高超种树技术的驼背
        一个深知种树所以然的驼背
        一个不仅深知种树甚至还深知为官之道的驼背
        这就揭示了柳宗元挖掘材料的特点,即:平凡卑微的小人物的不平凡之处。还弄清了在文势上步步拔高的“上楼梯”特点。在研读中师生共同“发现”的写作特点,不知不觉内化为自己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便会转化为布局谋篇的能力。那么师生共同研读文本得到启示、有所发现的过程,就是逻辑思维中分析、归纳的过程,也是学生理性成长的重要过程。由于分析、归纳是针对文本,在反复研读中自然达成的结论,而不是教师从教参上零趸来“卖”给学生,让学生接收(记忆)的东西,所以是活的、有生命的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说,研读文本的过程,是师生共同实践的过程,是获得别人的直接经验(形成自己的直接经验)的过程。
        课文文本的研读可以给学生提供借鉴,教师还要结合自己读书的经历引导学生去读书,本着“缺什么营养补什么营养”的原则,教会学生自己去选择所读书籍,并且记录自己的读书思考经历。很多优秀文章(包括应试文章)都是在平时读书时受到作者某种触动产生的灵感火花,这样的火花稍纵即逝,可遇而不可求,不及时记录下来就很难再现。书读多了,“火花”才能多,将来写的时候文章“精彩增长点”才能多。
        这种作法的挑战在于,目前语文教师的阅读面普遍较窄,大于等于教材,小于等于教参。面对种种压力,教师用讲评试卷来替代指导学生读书,用系统讲解所谓“写作知识”来替代作文指导,而学校又习惯用“全批全改”检查教师的工作。
        “行万里路”,是说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断积累亲历的直接经验,并把“读万卷书”获得的间接经验用自己的直接经验检验之,以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古人为什么把读万卷书放在行万里路之前呢?我想,人类的知识并不需要每个人都从自己的亲身实践出发,都去验证一遍。而是在代代相传中不断继承并发展,形成绵绵不绝的景观。在这个意义上说,不走前人走过的老路,走自己的新路是十分必要的、经济的。我体会这个过程是一个人感性成长的过程。每个人都真实地活着、生存着,不管你是诗意地栖息还是无聊地苟活。但是,生存态度是你自己选择的、能够做主的。阴天有阴天的快乐,晴天有情天的烦恼,全在于你自己的心态。“行万里路”不一定走一万里,行路是实在的生存方式,你要学会走路,就是学会生存。行路就是实践,就是身体力行,就是不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就是在有限的生活圈子里享受生活,有时甚至要学会把忍受变为享受。有什么样的生活的态度,就有什么样的生活。你真实地生活,并能够用文字而不是用DV记录生活的喜怒哀乐,这就可能是有真情实感的文章,这样的“生活练笔”是很多人学会写文章的必要步骤。
        我有过这样的教学经历。1993年至2000年7年间,我从小学五年级(当时大部分学校都是小学六年制)毕业的学生组成的初中预备班教起,一直教到他们高中毕业。我一开始就要求他们记录生活,有的叫练笔,有的叫日记,从开始的强制每天写100字到后来的500多字,直到高三时有七人由东北师大出版社出版了个人作文专集(《寻找自己的坐标》《赶路的孩子》《我的双行车道》《心灵的会晤》《青果的述说》《激情的岁月》《星光下的年华》),很多人都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章。他们由当初的生活日记自然而然发展到读书笔记、文学练笔,都是用自己的笔记录自己感性成长与理性成长的轨迹。如今他们都已走向社会,并没有谁选择作家之路,其中有的是理科生。但他们愉快地享受了初中四年高中三年的幸福生活,语文课、写作活动给他们的生活注入兴趣。我没有给他们吃“补药”,但很注意平时的合理“膳食”,我曾用自己的教学实践践行了 “要食补,不药补”的观点,他们并没有因为不吃“补药”而得低分。
        当然,以上的观点只是个人的观点,各人有个人主张、作法,我只是提出自己的个案,就教于同行,即使作为反例,只要能为作文教学提供一点帮助也甘愿为之。  


张玉新的博客:http://zhangyuxin.blog.zhyww.cn/archives/2010/20101718359.html

 




吉林语言文字网

吉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主办
吉林省教育信息中心 制作维护
吉ICP备05001995号-2